首页 > 拍卖预展 > 拍卖行主页
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简介
2016-08-30 14:11:12
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自一九八三年至二〇〇〇年间收藏了逾一百八十件明清画作,其中四十件作品于二〇〇五年至二〇〇九年间捐赠给了凤凰城艺术博物馆,另有二十多件目前借予该馆。是次拍卖呈现其珍藏中一百二十馀件佳作,这些作品曾展出于二十四家博物馆,并有十本学术刊物介绍相应画作。
 
关于藏家
罗伊•派普(一九二七—二〇一一年)生于新泽西州特伦顿市,获得布朗大学经济学学士、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和银行业工商管理硕士及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人文科学荣誉博士学位。他曾于美国国际管理研究院(现为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雷鸟环球管理学院)担任董事。
玛丽莲•阿米登•派普(一九三一—二〇一六年)生于威斯康辛州哈特福德市,曾就读于明尼苏达州卡尔顿学院,后转学至罗格斯大学道格拉斯学院主修艺术史,并取得学士学位。她亦获颁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人文科学荣誉博士学位。
罗伊与玛丽莲于一九五一年结为夫妇,并于一九五五年迁到芝加哥。罗伊在史坦、罗及法纳姆公司工作二十一年后,成为其高级合伙人。一九七五年,福特总统及美国参议院委任罗伊为亚洲发展银行美国驻马尼拉董事及大使。在菲律宾任职的两年间,夫妇二人开始对亚洲艺术产生了浓厚兴趣。罗伊与玛丽莲结婚六十多年来,一直热衷旅游及公益活动,他们曾到访至少五十八个国家。
他们于一九七七年返回美国,定居凤凰城。罗伊创立了一家投资顾问公司。当时刚落成的凤凰城艺术博物馆正积极寻求发展,派普伉俪曾与诸多同好大力支持。在玛丽莲的提议下,博物馆于一九八三年开始收藏中国绘画,一九八五年时夫妇二人携手诸人成立了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亚洲艺术委员会。玛丽莲另担任该馆的导览计划主席,罗伊则成为博物馆的董事会成员及主席。
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
 
收藏之学术研究
自始其收藏,派普伉俪就一直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及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的学者合作,是以两机构的艺术史学家早自一九八三年就已开始系统性的研究中国书画。建立起这批收藏最主要的两位顾问就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荣誉教授、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部荣誉主任周汝式及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部主任布歌迪,即笔者。二人亦为大部分藏品在世界上多家文博机构举办了展览并编撰了《笔翰之遗》、《墨韵》及《绢纸旅行》三本展览图录,分别纪录派普夫妇每阶段最新收集的画作。然而,整批收藏中约有三十幅作品购于一九九八年后,因此并未刊载于上述图录中。顾乃安曾编撰法语版的《墨韵》,并在一九九九年由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展览并出版。在派普伉俪的整个收藏历程中,他们也认真听取了来自霍华德与玛丽安•罗杰斯的建议。
在白倩博士担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策展人期间,派普伉俪自二〇〇〇年起共捐赠四十件藏品予该馆。部分画作曾于李君毅(现国立台湾师范大学教授)所策展的《中国绘画中爱与死之隐意—玛丽莲与罗伊•派普夫妇珍藏精选》中展出。在珍妮特•埃利奥特等人所捐赠的中国绘画的基础上,派普夫妇捐赠的藏品无疑为凤凰城艺术博物馆大为增色。
到目前为止至少有七位研究生及博士论文是建立在研究派普夫妇所收藏的中国绘画的基础上,另有一个汇集诸多研究生及博士生的研究计划正在进行,成员包括曾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进修过的学生梁慧仪(杜伦大学博士,二〇〇九年)、上文提及的李君毅、赵纪元(现为达拉斯克罗亚洲艺术馆策展人)、刘晨(现为北京大学教授)、华铭(现任职纽约邦瀚斯)、方耿美(现为密西根大河谷州立大学教授)以及玛丽•利华斯(现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任教);以及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在读博士生吴杨、刘学文、陆乐、吴思远、温佐廷、相马桃子和高美灵;还有俄亥俄州立大学博士生阴艳菲、匹兹堡大学博士生王易经,及刚从堪萨斯大学取得博士学位的陈家恩。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仝仁比尔•霍华德在研究及资料整理上亦贡献颇多。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图书馆的拉尔夫•盖博德博士也为研究提供了其专业经验。
玛丽莲于二〇一二年设立「玛丽莲•派普中国艺术及文化研究奖学金」,至今已为来自十二所院校的三十馀位博士生提供了资助。她更透过凤凰城艺术博物馆开展了「玛丽莲•派普中国绘画项目」,这个项目包括一个年度学术研讨会及由白倩博士与笔者组织的中国绘画品赏。十年间此项目所邀请的演讲者包括姜裴德、文以诚、锺妙芬、潘安仪、毛瑞、李君毅、张洪、霍华德•罗杰斯、笔者本人,以及来自北京的学者黄华三及高毅。
 
关于收藏
派普夫妇收藏中点睛之作,必明代沉周《有竹庄中秋赏月》卷(拍品编号530)莫属。此作将诗、书、画三绝共冶一炉,描绘雅致美景,寄意光阴流逝,意蕴深刻。沉周画风独特,为后继承袭,如本次上拍之奚冈《仿沉周岁寒三友》(拍品编号597)及朱鹤年《摹沉周山水》(拍品编号579),世称其为吴门画派鼻祖。侯懋功的《高山深隐》(拍品编号511)施以细长笔触,严谨沉著,足见吴派之风格变迁。李士达的《煮茶图》(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编录号2007.206)则彰显吴门画派的另一种风貌。而文柟《松溪寻梅》(拍品编号514)与文俶《红花蝶石》(拍品编号537),则代表文徵明家学之传承。另有一群苏州职业画家,专以精细笔触描绘人物造型,是以擅长宗教及历史人物为主题之画,从尤求《渡海罗汉》卷(拍品编号557)可见一斑。
明代浙派绘画表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山水人物画法。王政的《二仙图》(图一,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编录号2009.50),笔触粗犷奔放,笔势刚劲,构图大胆,却又不乱其细节,或为应内府之命而作,此作后曾流传至日本。陈子和的两幅立轴,分别以道教仙人及双鹰入画,及一幅浙派无款画家之《山水》,均收藏于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赵昌国《临戴进秋山仙奕图》轴(拍品编号510),同为浙派画风之代表。朱常涞《寒山渡海》轴(拍品编号534)雄壮苍劲,朱氏更于一五八一年被封为筠溪郡王,王族之蹟,尤见不凡。二
(图一)王政《二仙图》,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
 
此批藏品中有一件金笺山水配绢本对题诗的十六开册页,展示董其昌的深厚功力(拍品编号527)。金笺不甚吸水,是以著墨落彩,一笔一划,分明清晰;绢本吸墨而不晕,深浅浓淡,平衡得宜。藏品亦有董氏门生之杰作,其中包括曾为师代笔的赵左(拍品编号526)及沉士充(拍品编号529)。三赵左此幅《同游洞庭》卷上亦有董其昌款识,记述此作为二人同游洞庭湖后共同创作。收藏中亦有沉颢(拍品编号513)及宋旭(拍品编号519)之作品,另有一幅方士庶《临董其昌仿赵孟頫鹊华秋色》立轴(拍品编号569)。四
派普伉俪藏品中有十四幅蓝瑛及其门生的杰作是整批收藏中一大特点。五蓝氏曾遍临董其昌所藏名迹,其亦或被认为董氏众徒之一,然而纵观画史,他其实更加活跃于杭州与明廷从而被纳为浙派一员。六蓝氏于一六四四年前活跃于文人画圈。自清入关后,方开始受託作画。此批收藏中的《法范宽雪山话古》轴(拍品编号550)是蓝氏最优秀的作品之一。派普夫妇收藏中亦有蓝瑛四位直系后裔之作,其中包括蓝瑛之子蓝孟(拍品编号551)、蓝孟之子蓝涛(拍品编号552)及蓝深(拍品编号555),以及蓝瑛曾孙辈之蓝洄(拍品编号539)。蓝孟的风格与蓝瑛相似,而蓝氏再后辈则更趋文人画风,少受当朝画师束缚,鲜见浙派传承之迹。冯仙是(拍品编号554)、章采(拍品编号553)及刘度(拍品编号541)皆为蓝氏门生。另一件刘度扇面、一件章声立轴(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罗伊与玛丽莲•派普捐赠,编录号2007.203)以及洪都立轴(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罗伊与玛丽莲•派普捐赠,编录号2007.202),皆展现蓝瑛门派的精湛技艺,将保存于凤凰城艺术博物馆。
南京画家龚贤(拍品编号524)熔「米点皴」于反复渲染中,创自家面貌。派普夫妇收藏中的《仿董、巨山水》立轴有其亲笔长题,诉述个人画旨。他主张自我为本,重视独创;他亦为师授徒,讲学论艺,追随者众。李颖虽非龚氏门生,然而从其《山水》(拍品编号523)立轴之所见,当深受龚贤画作启发。七王槩(拍品编号571)虽曾拜于龚贤门下,但其手卷亦个人特色鲜明。他的画法更是经《芥子园画传》在一六七九年的首次印行,及后来无数次于中国及日本再版、重修、增润及翻印,得以久经广传。八
派普夫妇珍藏中有不少曾经历明清易代的十七世纪画家。查士标(拍品编号521)被誉为安徽海阳四家之一,流寓南京及扬州,其作更为十八世纪扬州的艺坛盛况奠立基础。除查氏之外,顾符稹(拍品编号532及533)亦于扬州作画,重构前人之青绿画法,所作山水颇具慕古之风,同时细緻严谨,流光外露。徐枋(拍品编号528)以效忠明室闻名,居于苏州城外。收藏中另有张宏,一位十七世纪重要苏州画家的两帧山水杰作(拍品编号517及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罗伊与玛丽莲•派普捐赠,编录号2007.205)。钱棻早于清室统治前即归隐还乡,此件《坐卧观之》卷(拍品编号583)于清廷入主十年后绘製,用色亮丽精湛,同当时众多其他画作一样曾存于日本。此卷木盒上更附日本文人画名家富冈铁斋的题识。
恽寿平为明朝忠士之子(图二,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罗伊与玛丽莲•派普捐赠,编录号2006.164),以没骨法开创独特画风。九纵然恽氏一生拒侍清室,其画艺深得朝中学士赏识,最终成爲清代花卉画法正宗。
(图二)恽寿平 《花竹果蔬》 设色纸本 十二开册之第三开
 
吴历同为十七世纪著名画家(图三,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罗伊与玛丽莲•派普捐赠,编录号2005.136),据历史记载,吴氏早年学儒修禅,后于澳门随耶稣会士研究天主教,最终于一六八八年祝圣为司铎,此幅扇面可见其随王鑑及王时敏习画之痕迹。
(图三)吴历《仿郭河阳秋山烟树》扁轴 水墨纸本
 
王原祁承袭正统画风,造诣超群,更将画作供奉内廷,从这批收藏中的两帧杰作可见一斑(拍品编号566及568)。此外,王氏官职显赫,画艺精湛,深得康熙帝喜爱,更被誉为满清士大夫画家之典范。另见王时敏之子、王原祁叔父王撰《山水》册(拍品编号522),展现王氏家族画艺脉络之演变。
王翬(拍品编号576)受荐上京为康熙帝主持绘製《康熙南巡图》,历时逾七年之久,创作出十二卷泱泱巨制,全面记录康熙帝一六八九年第二次南巡共七十天的见闻。派普收藏的是第六卷中最长,约476厘米,且品相最完好的一段。凤凰城艺术博物馆另藏有王翬的一幅立轴,以及其门生顾昉所作之一对立轴(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罗伊与玛丽莲•派普捐赠,编录号2005.135及2006.125.A-B)。王氏另一弟子蔡远(拍品编号564)之扇面作品亦在此次上拍作品中。
虽然「二王」均备受清廷器重,但王原祁在清廷内的追随者之多是王翬难以项背的。满族官员唐岱(拍品编号504、563、565)继以王原祁之正统山水画法,并曾向时为宝亲王的乾隆帝授画。士大夫画家董邦达(拍品编号567及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编录号2005.124)亦师法正统,曾参与编修乾隆帝一七四五年的内府书画收藏专录《石渠宝笈》。
满清宗室亦以正统画法为基础,例如永瑢两幅合裱为卷的画作(图四,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罗伊与玛丽莲• 派普捐赠,编录号2005.137)以及弘旿的两本册页(拍品编号574及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编录号2005.127)。
(图四)永瑢 《仿梅道山人、江山晴晓》 水墨纸本、设色纸本 手卷
 
王辰(拍品编号577,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罗伊与玛丽莲•派普捐赠,编录号2005.134.A-H)是王原祁曾孙,师承董邦达,其作品虽别树一格,仍传留正统风范。钱氏兄弟维城(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 派普捐赠,编录号2007.200)及维乔(拍品编号573及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编录号2005.131)至十八世纪末一直秉承正统画风。时至十九世纪初,王原祁第三代弟子王学浩(拍品编号586、604、618)再继此统。
邹一桂的《四季花卉》册(拍品编号598)为清宫御品,或为皇帝多宝格而製,此册最后一开绘「万年青」,敬祝乾隆帝万寿无疆。十邹氏为恽寿平之婿,曾著力研习其作,但邹氏画作更糅合设色与烘晕等更多种画法。邹氏曾论及花卉画作:「要之画以象形,取之造物,不假师传」。十一此花卉册以「臣」署名,或为即位后的乾隆帝而绘。其实乾隆帝早在作宝亲王时期就已开始蒐集古今画作,如此次上拍的张翀《亭饮远思》扇面(拍品编号506)。
前任藏家将十八世纪画家张宗苍(拍品编号570)及张鹏翀(拍品编号590)的手卷凑成一对,经重新装裱,置于相配硬木盒。张宗苍于乾隆帝南巡时进献画册,深得皇帝赏识,并于一七五一年入宫作画供奉。张氏逾五十帧作品现藏于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张鹏翀《笔端苍翠》卷颜色略重,独特新颖,綫条起伏分明,皴法粗犷却不失润雅。十二
派普珍藏中亦有数幅出自十八世纪职业画家之手堪称典范的作品。如袁江的巨幅宫廷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编录号2005.138),以及典型袁耀细緻风格的《务农图》(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 派普捐赠,编录号2005.139)。沉铨《花鸟珍禽》图册赏心悦目,呈吉祥景象,画面细緻入微(图五,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罗伊与玛丽莲•派普捐赠,编录号2005.133)。沉铨最为人熟识的经历是他曾以中国艺术家的身份旅居日本,并开创了后来日本的长崎画派。
(图五)沉铨《花鸟珍禽》图册 设色绢本
 
十八世纪末清朝士大夫钱沣于一七八二年所作的一件山水立轴乃罗伊与玛丽莲•派普伉俪购藏的首幅中国书画作品(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编录号2005.130)。钱沣尤以其画马而著称。方薰《天中节景》卷(拍品编号584)作于一七八〇年代初,纪念端午节喜庆盛况,这种记录与家人朋友节庆的画作并不多见。
除上文提到的邹一桂花卉册外,珍藏中还有为乾隆及其他私人买主而作的袖珍山水册(少量保留在凤凰城艺术博物馆)。其中较有特色的一件乃蒯嘉珍和钱与龄夫妻联手合作之《盈寸千里》(拍品编号592)。
除此之外,派普收藏中亦有不少风格各异的女性画家的作品。前文提及的文俶承其家学,习文氏画风。林雪(作品保留在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画法近似董其昌及松江派。王正(拍品编号559)画风跟前朝宫廷画家相仿,其才学俱佳且给满族官员之女授课。蔡含(拍品编号562)乃著名学者及明朝忠士冒襄之姬妾,冒襄在其所绘老松上题款,以作祝寿之用。汤贻汾妻子董婉贞的立轴亦是派普藏品之一,此作品保留于凤凰城艺术博物馆。
珍藏中的另一批清朝中晚期作品特别呈现中国仕女之美。改琦《烈女图》(拍品编号595)描绘历史与传说中的知名女子,包括女士人和女画家。费丹旭《百美雅趣图》手卷以白描技法而成(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编录号2006.166)。顾洛《林黛玉葬花》轴(拍品编号617)借小说《红楼梦》情节为主题,慨叹生命无常;其另一扇面《杨妃写照》(拍品编号602)则展现大唐风范。此批藏品亦有多幅高士图,例如改琦《商山四皓》手卷描绘四皓避秦之乱退隐深林的故事(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编录号2006.165),此作是根据其所见唐寅(一四七〇—一五二四年)之画作而成。十三万岚的《雪舫传觞》卷(拍品编号612)是一幅出色的情景肖像画,记录了一八三七年鸦片战争爆发前,林则徐在长江上的一段航程,画作后面有林文忠公亲笔长题诗。
费丹旭的《花卉》册乃十九世纪花卉画之重要范例(图六,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编录号2007.199.A-X)。周汝式描述此册道:「墨色非为『骨』,反作所谓『没骨』手法之色彩。画家主以仕女图及肖像画而著称,但在此作中表露纯熟技艺,轻鬆自若,证明其多才多艺的一面。」十四
(图六)费丹旭《花卉》设色纸本 全册之第十开
 
罗伊与玛丽莲•派普伉俪亦收藏多幅十九世纪初的山水画作,其一为屠倬《邪溪鱼隐第二图》手卷(拍品编号591),描绘艺术家想象中的田园静居。顾鹤庆《山水江南》图册(拍品编号588)描绘一名士人位于镇江地区的园圃,其中一开展示移栽竹树之情景,反映十九世纪时江南市镇的发展历程。广东画家苏仁山创作《深山楼台》(拍品编号547)时不过十五岁之龄,可谓风格早熟。
珍藏中的十九世纪中期山水画以戴熙为代表,包括一件早期作品《仿王蒙山水》(拍品编号608),以及一套八屏山水立轴,乃其成熟之作(图七,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编录号2009.51.1-8)。戴熙同辈汤贻汾的两件作品(拍品编号610、611)也于此次上拍。汤氏手卷后有多人题跋,当中包括满清皇族成员溥儒,详述戴熙与汤贻汾成名之因、以及二人为世楷模之个性在他们作品上的反映。戴熙侄子戴以恒的一对立轴《辋口庄图》、《寒林落月》(拍品编号587)也在此次拍卖中,可以见画风流传。
(图七)戴熙 《山水》设色洒金笺 八屏立轴
 
陆恢《仿古人物》册(拍品编号620)表现了中国书画之传承。陆氏曾有机会接触大量古画收藏,此册第一、二开题款言明其仿效古代名家绘画风格,虽然其他开作品有其自由发挥的成分,但总体来说仍有前代各家的风格融入其中,特别是第八开中陈洪绶画风尤为突出;而在第三开上,陆氏则在仿古基础上更进一步。陆恢为著名诗人、画家及收藏家吴大澂(一八三五—一九〇二年)幕僚,其于一八九四年绘有一套八屏立轴,用以祝贺吴大澂六十大寿(图八,凤凰城艺术博物馆,玛丽莲与罗伊•派普捐赠,编录号2006.169)。此套作品有吴大澂孙,著名画家及鉴赏家吴湖帆(一八九四—一九六八)题跋。
(图八)陆恢《芳柏献寿》金粉瓷青笺 八屏立轴
 
晚清年间,有一批中国艺术家旅居日本,并在当地进行创作。派普珍藏中包含此类画家的作品如胡远(即胡公寿,拍品编号589)、胡璋(即胡铁梅,拍品编号616,另一作品保留在凤凰城艺术博物馆)、张莘(拍品编号615)及王寅(保留在凤凰城艺术博物馆)。十五
派普珍藏中亦有晚清宫廷画家之精品。十六如戴衢亨《韶龄集庆》册(拍品编号594),戴氏曾供奉乾隆朝设立的四库全书馆,参与编纂《四库全书》,后任嘉庆(一七九六—一八二〇年)朝高官,并兼皇三子绵恺之业师。在此册《韶龄集庆》中,皇子绵恺在各开上均有题诗,更在最后一页向嘉庆帝献词:「子臣绵恺,奉命敬题」。屈兆麟为慈喜太后时的宫廷画家,其作保留在凤凰城艺术博物馆。十七陈兆丰乃另一活跃于慈喜年间的画家,其作《秋郊牧马》六扇屏风(拍品编号601)亦为是次拍卖拍品之一。屈氏的画风被慈喜誉为与郎世宁旗鼓相当,陈兆丰的作品显然亦是类似的风格。十八十八世纪时,郎世宁及同时代的其他艺术家将西方绘画技巧及营造立体感的明暗对比法与传统中国绘画之材料与形制相融合。然而后来宫廷对绘画作品需求日下,因此这些元素大多在之后的画作中逐渐消失。不过在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郎世宁」风格得以复兴,西方写实绘画元素重新出现于中国书画中。陈兆丰的这件屏风就反映了清末宫廷画的这种品味。
派普伉俪并未收藏十八世纪扬州八怪之作,也没有十九世纪海上四任的书画,甚至石涛及朱耷之作亦未列珍藏当中。这是因为罗伊与玛丽莲认为,行内已有太多其他藏家专注收藏这些著名画家或画派的作品。在收藏方面,二人决定不受画家之名影响,而是以艺术价值及美感去挑选每件藏品。
布歌迪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赫伯格艺术学院艺术史学教授 
 
注:
一、《墨韵—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四年,图录编号1,第18—19页;李君毅,《中国绘画中爱与死之隐意—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精选》,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二〇一三年,图版编号4,第20—21页。另一件浙派吴世恩画作存于凤凰城美术馆(李君毅,《中国绘画中爱与死之隐意》,图版编号16,第34页)。
二、更多画家资料及生平,见《绢纸行旅—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八年,第39页;有关明代郡王对道教之扶持,见王岗,《明代藩王与道教—精英阶层的制度化道教》,牛津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二年。
三、代笔之举,见《墨韵—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四年,第26页。
四、此作见于周汝式,「连锁反应—方士庶的《临董其昌仿赵孟頫鹊华秋色》」,(朱迪斯•史密斯(编),《传统与形式:中国艺术研究以致敬李铸晋教授》,堪萨斯大学,二〇〇五年,第281—303页)。
五、周汝式,《门生所见—明清艺术承传与画派交流》,(《笔翰之遗—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八九年,第11—21页)。
六、有关此处资料及蓝瑛的历史地位,见《笔翰之遗—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八九年,第42—43页。
七、周汝式,《门生所见—明清艺术承传与画派交流》;其他研究明清家传书画,特别是文氏家传的学术研究,可见柯律格,「家族画风—明清艺术承传」,(谢柏柯与经崇仪,《中国艺术及文化的家族世系》,普林斯顿,唐氏东亚艺术中心,二〇一三年,第459—474页)。
八、此作经多次翻印及再版,如施美美《绘画之道—中国书画法研究,附〈芥子园画传〉英译》(全二册,纽约潘塞恩图书出版,一九五六年)、何晓嘉,《南京及芥子园画传》(博士论文),哈佛大学,一九八一年;此作亦于韩国流传,见布格林•容曼,《绘画外交—韩国对十八世纪日本南画的启迪》,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二〇〇四年,第49—51页。
九、此画册为相马桃子论文的研究重点,《重构恽寿平艺传—日本江户时代所观察到的恽氏生活及画作》(硕士论文),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二〇一〇年。
十、《墨韵—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四年,第82页;另见布歌迪,「张生窥莺莺—景泰蓝上的风光与中国绘画关系的一些想法」,(碧翠斯•奎特(编),《景泰蓝—元、明、清三代中国珐琅器》,纽约巴德研究生院,二〇一一年,第142页,图版7.24)。
十一、此论出自《小山画谱》,英译出自喜龙仁,《中国绘画—大师与基法》,第五卷,纽约罗纳德印刷公司,一九五六年,第231页;周汝式(《墨韵—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四年,第83页)指出邹氏的「研究并非取自野生花卉,而是培植而来,因野花受自然影响,或致杂乱无章。」尼西•库拉(「女史箴图文化传记—乾隆(一七三六—一七九五)」,马啸鸿(编),《顾恺之及女史箴图》,伦敦大英博物馆出版社,二〇〇三年,第260—276页)论及(见第272页及第276页上之注51)邹氏「仔细描述如何以十一种颜料绘出一百一十五种不同花卉。」
十二、两件手卷的更多资料,见《笔翰之遗—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八九年,第80—83页。
十三、《绢纸行旅—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八年,图录编号45,第147—149页。
十四、《墨韵—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四年,第132页。
十五、胡璋及王寅存于凤凰城美术馆的作品,见《墨韵—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四年,图录编号48、49,第157—161页。
十六、乾隆一朝以后延续的书画文艺活动有待进一步学术研究,概况可见《浮世丹青—清代晚期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二年,第14—37页。
十七、《墨韵—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四年,图录编号45,第152—153页;《浮世丹青—清代晚期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二年,图录编号7,第34—35页。
十八、曾嘉宝,「太后御侍—慈喜时期的宫廷女画师」,(德博拉•切瑞与贾尼丝•埃兰,《本地/环球—十九世纪女性艺术家》,英国奥尔德肖特,阿什盖特出版社,二〇〇六年,第35—57页),特别是第38页及第56页上之注16、17。这些记录提到屈兆麟之孙屈祖明。陈兆丰的资料可见《浮世丹青—清代晚期中国绘画》,图录编号6,第32—33页。
简介中提到的部分出版:
一、周汝式与布歌迪,《笔翰之遗—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八九年
二、布歌迪,「笔翰之遗—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美成在久》,一九九一年九月,第76-82页)
三、周汝式与布歌迪,《墨韵—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四年
四、魏玛莎(编),《笔翰之遗面面观》,堪萨斯大学,一九九七年
五、周汝式,《绢纸行旅—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一九九八年
六、顾乃安(编),《墨韵—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中国绘画》,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一九九九年
七、周汝式,「连锁反应—方士庶的《临董其昌仿赵孟頫鹊华秋色》」,(朱迪斯•史密斯(编),《传统与形式:中国艺术研究以致敬李铸晋教授》,堪萨斯大学,二〇〇五年,第281—303页)
八、布歌迪,《清内府与绘画—一七三六至一八五〇年间的文人艺术家》,(朱迪斯•史密斯(编),《传统与形式:中国艺术研究以致敬李铸晋教授》,堪萨斯大学,二〇〇五年,第305—321页)
九、布歌迪(编),《无穷见解》,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福波斯第九册,二〇〇六年
十、李君毅,《中国绘画中爱与死之隐意—罗伊与玛丽莲•派普夫妇珍藏精选》,凤凰城艺术博物馆,二〇一三年
 
注:文章来源于苏富比
艺度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