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拍卖预展 > 拍卖行主页
咫尺丹青 扇里乾坤--嘉德四季第45期拍卖会预览
2016-03-20 01:24:15

 咫尺丹青 扇里乾坤

--明清扇面艺术简述

折扇在明代得以流行,扇面上题诗作画之风气极盛。明清以降,不仅官宦文士、乃至商贾市俗,莫不以手持名人书画为雅。折扇显然已经超出实用价值之外,拥有了一种特殊身份的象征和品玩方式。

周臣 (1460-1535) 秋江泛桌

金笺 扇面
18×57 cm

 

董其昌 (1555-1636) 夏山图
金笺 扇面
17×53 cm

明代中叶生发于苏州地区的“吴门画派”影响最为深远,从沈周、文徵明、唐寅到其后众多弟子与再传门人,这些文人画家热衷于游历山水、品茗听泉的闲适生活,而扇子可以怀袖于内、一摇生香,因此就成为他们雅兴所至的施艺对象。在当时,扇画蔚然成风。画家们殚精竭虑、苦心经营,或寄情山水、或娱心花鸟、或以诗文咏志,在这方不盈尺的扇形区域内挥毫濡墨,落笔生花。

不仅如此,写画扇面馈赠友人成为一种礼节时尚,文人优游雅聚也常常互相展示所藏书画扇,以助清兴。如文徵明致继之小简说:“荣行无以将敬,小扇拙作,聊见鄙情”,这是用有其书画在上的折扇作为送行的礼物。此外,他还在给女婿王曰都的信中一次托购十柄折扇,用来偿还友人的雅债,由此可知扇画在当时备受追捧,像文徵明这样的大家都对扇画创作积极响应并倾力为之。

 

得益于明中叶苏州地区手工业的高度发展,画家们对扇面艺术的载体—纸张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金笺成为扇面材质的时尚。明谢肇淛《五杂俎》中言:“吴中泥金最宜书画,不胫而走四方,差与蜀箑埒矣。大内岁时每发千余,令中书官书诗以赐宫人者,皆吴扇也。”又说:“吴扇初以重金妆饰其面为贵,近乃并其骨,制之极精”。

 

这些金箔扇面,需要经过十几道工序,才能使黄金在纸上分布均匀,光纸张本身就价格不菲。其中以颜色发红,也即“红金”最为贵重,有“九赤八黄七青”之说,即含金量超过90的为偏红色,80 的为偏黄色,70 的为偏青色,在当时也可以说是文人品味中讲究的“低调奢华”。

 

金笺扇面又可依直观分为三类,一为泥金笺,就是整个纸面都是金色的纯金笺;二为冷金笺,是指在原来的纸面上,粘附若干面积比较大的金箔碎屑;三为洒金笺,它的特点是粘在原纸面上的金,不是金箔碎屑,而是金粉。金笺扇面的风行从明中期一直绵延至清初,到了清代,“泥金”与“洒金”的使用都曾在清末一度重新流行,但是金箔的质量已不可同日而语。

 

金笺扇面质地坚韧凝滑,笔墨设色难于沉厚苍劲,易流滑板滞、墨走神失,因此在金笺上作画,要求笔墨简洁明快、灵活生动,不可反复皴擦涂抹;而善画者还能利用泥金的光泽与设色水墨交相辉映。由于有这些特殊的技巧要求,一般书画家往往视为畏途。祝允明就曾将书扇比作美女在瓦砾上跳舞,可见明清的众多书画家都是高手,存世大量的金笺扇面足以证明扇画在明中晚期进入鼎盛时期,历经康乾而不衰……

 

成扇在长期使用中造成了扇面的伤损,后世的藏家为保护前人的艺术风貌,大多选择将扇面直接裱成册页收藏,因此古代扇面大多以册页的形式保存至今。在近些年的艺术市场上,明清名家的精品尤其是金笺扇面成为书画收藏家的追逐目标,价格也一路水涨船高。历来就有“求扇一页,胜画三尺”之说,越来越多的藏家认识到,扇画在中国传统书画中占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其尺幅虽小,但其艺术价值并不亚于鸿幅巨制。

 

明清时期是扇面艺术的黄金时期,各种创作技法蔚为大观,风格流派迭次出现,令这一时期的绘画大放异彩,丰富了中国画的传统样式,为后人留下了浩繁的艺术珍品。扇面艺术与卷轴、册页一样,有自己特有的发展、演变历史,作为扇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上不仅承载了书画家的个性才情,更重要的是凸显出独特的艺术魅力和文化价值,时至今日仍传承不息,历久弥新。

徐栴 ( 明) 山居图
金笺 扇面
16×48 cm

王宠 (1494-1533) 草书七言诗
金笺 扇面
17×47 cm

 

嘉德四季45期拍卖会

【 预展 】: 3月23-25日  
【 拍卖 】: 3月26-28日   
【 展拍地点 】: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 门类 】: 中国书画、瓷器工艺品、家具、古籍善本
 

文章转自中国嘉德拍卖

艺度头条